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黑帮分子配合警方遭残忍谋杀 FBI泄漏消息有责 政府需赔死者家属百万

法佑网Staff Legal Analyst 报道

2012年1月20日联邦上诉法院第一巡回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irst Circuit)消息,法庭作出裁定,美国政府须为线人Whitey Bulger在受联邦调查局(FBI)保护期间的一起谋杀案件作出赔偿,受害人家人获赔115万美元。

黑帮分子配合警方遭残忍谋杀  幕后黑手疑为FBI线人  死者家人获赔115

1980年,Louis Litif被James “Whitey” Bulger谋杀,随后的一系列谋杀及其他刑事案件显示,FBI在波士顿的探员在数十年间一直暗中保护Bulger及其手下Stephen “The Rifleman” Flemmi。

Litif是一名书商,1979年被控谋杀一名手下。1980年3、4月间,Litif获得保释,为了寻求宽大处理,Litif暗中联系波士顿警方,配合警方调查一起正在进行的毒品案件,而Bulger及其帮派冬山帮(Winter Hill gang)就与此有关。Litif及其律师不知道的是,Bulger实际上是FBI的高等级线人,为了让他能够持续提供消息,FBI一直帮助Bulger免于被诉。

在向警方提出配合调查建议后三周,Litif死于非命。Litif的尸体藏在他汽车的后备箱中,他多次被捅,身上还布满了弹孔。

这起谋杀案件的调查最后因毫无头绪而不了了之,但在之后的20年里,有数家报纸报道了Bulger同FBI的关系,以及数个Bulger手下的死亡案件,这些手下都意图作出对Bulger不利的证供。

1999年,联邦法官Mark Wolf对Salemme案件的裁决揭示了Bulger同FBI的关系,这也是这层关系首次在法律文件中公开。

Litif向联邦政府索赔的案件经过12天的法官审理后有了裁决——联邦政府对于Litif的死负有责任,Litif的遗孀及两个孩子获赔115万美元。

政府、被害人家属均不服  双双上诉

联邦政府方面提起上诉,提出了以下几点辩驳:

首先,本案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

其次,Litif家人无法证明政府泄漏了Litif反戈的信息,也无法证明Litif死于Bulger之手;

最后,Litif家人不能证明Litif死前受到了折磨以及政府存在责任。

Litif方面则认为,考虑到Litif死前所受到的折磨,赔偿数额并不妥当,因此也提起了上诉。

上诉法庭认定政府诉讼时效辩驳不成立

2011年,第一巡回法院撤销了对Bulger 1982年所谋杀的两名男子家人的840万美元赔偿,这两名受害人家属称FBI协助了谋杀,遂提起了非正常死亡之诉,然而法庭认定本案的诉讼时效已过。

相比之下,Litif的案件就幸运多了——法庭认为Litif家在1999年Bulger一事披露两年后再提起诉讼的行为并无不妥,因为1999年并没有可靠的第一手证人、证据证明Litif是一名线人。法官表示,Litif家并不能以报纸上匿名信息来源的报道作为Bulger知道Litif反戈的证据,FBI一直否认其与此事有关,Salemme案件中也没有提到Litif,而最有力的证人Bulger等又不可能自证其罪。

法庭表示,曾有传闻证据证明Bulger与Litif的死有关——一名证人作证称自己看见Litif在被害当晚进入波士顿一家酒吧,随后Bulger或Flemmi搬着一个装有尸体的袋子出来,并将袋子放入了一辆车的后备箱,这名证人最终也被谋害——显然他也是FBI泄漏消息的受害人。

上诉法庭认定死者被害确与FBI泄漏消息有关

上诉法庭认定初审法院在考虑其他相关材料后判定Litif的死同Bulger有关。

FBI有将线人透露给Bulger以及Flemmi的行为——Flemmi曾作证,称FBI探员John Connolly曾向他透露了6-12个线人姓名,其中多少人最终被杀不明,但可以明确的是其中有3个人是消息泄漏的牺牲者,而当Litif向警方表示配合时Connolly在场,Litif的配合威胁到了Connolly继续采用Bulger当线人,也可能暴露Connolly掩盖犯罪的行径。

除此以外,Bulger还在谈论手下Kevin Weeks的婚礼时暴露了自己的犯罪行径,Weeks作证称。根据Weeks的证词,他的婚礼定于1980年4月26日举行,在此之前Bulger就曾表示Litif不会出现,婚礼上,Bulger曾指着一个空椅子说“跟Louie(也即Litif)打个招呼”,而Flemmi则用手中的餐巾对着Litif头部的位置做了抹去的动作。

上诉法庭认为,上述证词加上动机和时间,可以证明Bulger知道Litif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死者家人是否可因死者生前痛苦而得更多赔偿?  上诉法庭认定现有证据不足  维持原判

但上诉法庭认为,如果要证明被害人死前受到痛苦折磨、Litif家人应得到更多赔偿,他们需要提供更多证据。

Litif身中数刀、后脑中枪而死,但没有证据证明这场谋杀用时很长——实际上,它可能只耗时几分钟而已。政府辩驳称Litif家人甚至不能证明Litif被捅时意识清醒,他有可能是先中枪再被捅的。

法庭认为初审法官的判断是正确的——尽管这种可能性存在,但可能与实际不符,因为有证据显示Bulger是个十分残酷的人,先捅上反戈的手下数刀,然后用子弹结束他的生命更符合他的作风,毕竟在被害人陷入昏迷或死后反复捅杀没有意义。Litif的肝脏被多次捅伤,这的确会带来极大痛苦。

最终,法庭认定Litif的家人因Litif死前所受折磨而获得的赔偿为35万美元,并维持了初审法院总赔偿额度115万美元的判决。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