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警方乌龙搜查吓坏加州夫妇 第九巡回法院:被搜查夫妇可起诉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1年12月12日

法佑网  Staff Legal Reporter 报道

2011年12月9日第九巡回法院消息(the 9th Circuit),加州一对在清晨遭受特警队(SWAT)搜查的夫妇——Javier Bravo和Hope Bravo——可以对错误发布搜查令的警探提起诉讼,该警探的搜查目标是Bravo夫妇的儿子,但搜查之时Bravo夫妇的儿子尚在狱中服刑,警探未能在执行搜查前查明这一点。

 

调查帮派驾车枪击案引发乌龙搜查  正在监狱服刑人员成为搜查目标

这场乌龙搜查源于警方对2006年驾车枪击案的调查。2006年4月21日,加州圣玛利亚(Santa Maria)的坦格伍德(Tanglewood)地区发生了一起驾车枪击案。枪击者从车中射击一所房屋,导致一名男孩受伤。

圣玛利亚警局帮派打击小组( Santa Maria Police Department Gang Suppression Team)警探Louis Tanore和Eligil Lara调查了犯罪现场并采访了目击证人。目击证人表示他们曾是当地帮派Tangas的成员,因脱离帮派而遭到了报复。两名目击证人认出作案机动车系Tangas一名成员所有,并认出了车内一名枪击者的声音——系Tangas另一成员。目击证人认为,依照Tangas的通常做法,作案所用的武器将交由某些未参与犯罪行动的Tangas成员藏匿,由此,他们向警方提供了一个名单,上面是可能同枪击者有紧密联系的12-15个人的名字,其中就有Javier的儿子小Javier。

基于上述信息,Tanore向圣芭芭拉县高等法院(Santa Barbara County Superior Court)法官提交了一份宣誓证词,提请法官准许警方对多个同帮派有关的地点进行搜查,法官发布了搜查令,授权警方搜查同驾车枪击案有关的武器等物品,同时还同意了Tanore提出的在夜间搜查的请求。

小Javier的住所也是警方所申请搜查的地点之一。Tanore在证词中列出了小Javier的住所地址——他父母家,这一地址是从他的犯罪记录总结中所得到的,这份证词还指出,小Javier最近因窝藏赃物、违反加州刑事法典(California Penal Code)496(A)而被定罪,但并未提及小Javier正在州监狱服刑——他被判处两年监禁,6个月后才获释。

 

凌晨遭遇警方突然搜查  枪支闪光弹齐上场  老两口受惊不轻

2006年4月26日凌晨,特警队来到Bravo家门口,圣巴巴拉警局执行搜查任务的警员作证称,当时的他们在行动前的简报中得知了两件事,一是小Javier在之前的逮捕中曾持弯刀剧烈反抗,二是当下可能有30-40人在Bravo家里,但他们并不知道小Javier正处于监禁当中。

凌晨5:30左右,特警队和圣巴巴拉警局执行了搜查令。警方在宣告身份后仅仅数秒就破门而入——特警队射下了前门的门锁,并扔了两枚闪光弹。正在起居室熟睡的Javier被惊醒,他发现自己被三个蒙面的黑衣人用枪指着。Hope和时年8岁的孙子E.B.也被警方的脚步声、呼叫声惊醒,为了安全,他们跑到了卫生间内。一名警员踢开了卫生间的门,并用枪指着他们,要求他们脸朝下平躺到地上。数分钟后,一名警员告知Hope和E.B.可以站起来,坐到床上,随后Hope告诉警方,称她的儿子正在狱中服刑,警方可以在客厅的桌子上找到他近期从监狱寄来的信件。警方随后将Hope二人带到起居室同Javier呆在一起。

警方查看了小Javier的信,意识到他不在现场,于是停止询问小Javier的所在。圣玛利亚警局带走了包括小Javier来信、照片以及他在监狱里的画作等物品,但其中并无武器。当时Bravo一家一直呆在起居室内,警方并没有给他们带上手铐,也没有触摸他们,忽然,Javier开始胸痛,警方为他叫了救护车,但Javier不想把Hope和E.B.单独留在房里。警方随后离去,他们在Bravo家中停留的时间总共约为30分钟。

Tanore和Lara并未参与搜查,他们在搜查执行后知晓了小Javier正处于监禁之中,但根据警探Lara的证词,直到Bravo夫妇提起诉讼,他才知道小Javier的犯罪记录上有两年监禁的判决。

 

诉当局违反宪法第四修正案被初审法院驳回  上诉法庭推翻判决:警探存在疏忽

Bravo一家对圣玛利亚、圣芭芭拉县及几名警员和警局提起诉讼,称其搜查是基于错误的搜查令,侵犯了宪法第四修正案赋予他们的权利。随后,部分被告同夫妇二人和解。联邦初审法院的法官作出简易判决,将圣玛利亚市、圣芭芭拉县以及Tanore警探作为了被告。随后,联邦初审法院法官Florence-Marie Cooper认定,小Javier处于监禁之中的状况与搜查并无重要关联,并且也没有证据证明Tanore方面存在疏忽或者故意。

Bravo一家提起上诉,第九巡回法院法官在12月9日作出裁决,三名法官意见一致,推翻了初审法院的判决。

第九巡回法院法官认为,小Javier的监禁状况对于认定搜查是否侵犯Bravo一家的权利而言是必不可少的,既然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小Javier住在Bravo家中,特警队执行搜查就没有合理依据。

法官还指出,Tanore并没有证明Bravo一家同4.21枪击案有关,也没有证据证明小Javier在这段时间住在他们家中,可能协助Tangas帮派成员藏匿证据,尤其是藏匿同枪击案有关的证据。Tanore证词中的一般陈述——帮派成员的家人“通常”会协助其他帮派成员——并不能为搜查Bravo家提供合理依据,对Bravo家的搜查完全基于一个武断的认定——小Javier为帮派成员藏匿了武器。

第九巡回法院还在记录中找到了多处显示Tanore存在疏忽、无视真相、致使搜查令错误发布的证据。例如,在Tanore本人的证词中,Tanore表示自己为准备证词、复查了小Javier的犯罪记录,然而他却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看见了2005年9月9日小Javier被判处两年监禁的判决。法官认为,监禁状态对于搜查的合理理由或是夜间搜查理由而言都十分重要,对于Tanore未能提及小Javier两年监禁以及未能对此进行查问的行为,理性法官不难得出结论——Tanore至少忽视了真相。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