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艾滋病人被羁押 请求医疗救助遭拒 政府或因此担责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1年12月16日

法佑网  Staff Legal Reporter 报道

2011年12月9日,加州北部地区联邦初审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Northern District of California)法官对两名艾滋病患者起诉移民海关总署(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ICE)的案件作出裁定、大开绿灯。根据原告方的起诉状,ICE在对他们进行关押期间拒绝了他们要求治疗的要求,致使其中一名艾滋病人死亡,这一举动侵犯了他们的宪法权利。

艾滋病人羁押期间医疗请求被拒  一人身亡一人幸免遇难

这起诉讼由艾滋病人Teofilo Miranda及死者Juan Carlos Baires的母亲提起。根据起诉状,2008年10月20日,ICE羁押了Baires,当时他已被诊断为艾滋病患者,每日必须服用治疗药物,尽管他在羁押过程中反复要求接受治疗,但这些要求均遭到了羁押机构Lerdo(Lerdo Pretrial detainment facility)的拒绝。2008年11月12日,Baires情况恶化,因葡萄球菌感染去世。Miranda也是一名艾滋病患者,2008年9月18日,ICE对他实施了羁押。尽管Miranda反复告知羁押官员,称自己患有艾滋病、需要治疗,但相关人员却没有同意他的请求,这致使Miranda错过了多个治疗预约,直到2008年12月4日获释后才得到了治疗。

初次起诉被驳回  剔除绝大部分个人被告后获法官认可

原告方于2009年10月首次提起诉讼,联邦初审法院法官Charles Breyer曾驳回了他们的起诉,理由是原告方将很多联邦高级官员列为了被告,而这些官员同原告并无关联,尽管原告方称他们制定了违宪的政策,但原告并没有主张起诉状所唯一提及的政策损害了自己的利益。

原告方的律师随后在2010年5月和2010年9月两次修改起诉状,将法官反对的官员从被告名单中剔除,并将重点集中到ICE指挥系统中的个人,以及两人被关押的加州羁押机构上,科恩县治安官办公室(Kern County Sheriff's office)将他们羁押在了该机构当中。

联邦政府认为,根据联邦侵权法,美国政府是唯一适格的被告,因此请求法官将所有联邦行政人员移出被告名单。

法官认为大部分原告所诉的联邦行政人员都同损害关联甚小,因此只保留了一名个人被告,撤销了对其他所有联邦行政官员的起诉。

ICE探员成唯一个人被告  法官认定其可能有责

ICE探员Brian Myrick是本诉唯一的联邦行政人员被告,在原告方所指称的联邦侵权行为中,他是联邦政府的代理人。Myrick同样是原告提出的行政人员侵权主张的被告,原告方表示,Myrick未采取合理行动,没有为Miranda和死者Baires召唤医务人员,也没有提供任何医疗救助,根据宪法第五和第八修正案,他的行为存在忽视、故意漠视。

Myrick是Lerdo审前羁押机构的递解官员,两名原告曾被送到该机构等待递解听证。政府方面曾表示,Myrick并不一定知晓两名被羁押者需要医疗,即便他知晓这一情况,他转移原告羁押的措施恰当,已经给予了原告必要的处理。

法庭认为,原告方律师及医师写信将两名原告身患艾滋病的状况告诉了Myrick,原告方的律师还致电Myrick,请求他遵循信件指示,因此,法官认为,Myrick已经知道了原告的身体情况,但却忽视了他们的健康、安全存在巨大风险。法官拒绝驳回对Myrick的起诉。

法官认定原告履行了证明责任  政府主张被驳

政府还提请法庭驳回原告方就联邦侵权法所提出的主张,政府的理由是:在原告方的治疗要求被拒时,羁押他们的机构由独立承揽人运营。根据联邦侵权法,联邦政府只对自有雇员的行为负责,并不对第三方承揽人的行为负责。

在这一问题上,法官引用了此前对同一问题所作出的裁定,驳回了政府的请求。法官表示,根据原告方的起诉状,是联邦政府在Baires未携带任何药物的情况下将他转移到羁押机构,并且在决定是否批准他治疗请求一事上耗费了大量时间,联邦政府还致使原告Miranda错过了多个可以让他得到治疗的医疗预约,科恩县的雇员则与此并无关联。

原告方已经完善了此前的起诉状,并引用了相关州的规定,根据这些州的法律,个人可以因为疏忽而需要承担责任,这是联邦侵权法所规定的必要条件。法官对此也给予了认同。

修改后的起诉状还为被告方蓄意对原告方施加精神惩罚的主张提供了证明,而依据联邦侵权法,这是联邦政府根据州法律、需要对个人行为负责的唯一情形。

法官表示,对于ICE和国土安全部出于节省经费考虑、蓄意限制羁押人员医疗,导致原告方遭受精神痛苦的主张,原告方已经完成了加州法律规定下的证明责任。原告的起诉状中引用了Baires写给母亲和女友的信,Baires在信中表示自己日夜受疼痛之苦,无法吃饭也无法入睡,什么事情都没办法做,只能哭泣。Miranda也在起诉状中称自己受到了巨大的精神折磨,他不断地想到Baires的死,想到自己也有可能和Baires一样,在没人关心甚至没人知道的情况,身患重病、孤零零的死去,这让他备受折磨。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