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年轻母亲携母乳乘机遭安检人员报复刁难 愤而起诉要求赔偿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1年12月19日

法佑网  Staff Legal Reporter 报道

2011年12月13日亚利桑那联邦初审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District of Arizona)消息,一名年轻母亲对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等提起诉讼,称她为了让母乳不暴露在辐射下,要求以X光外的其他方式进行安检,而TSA的探员却因此刁难她长达40分钟,并让她站在所有旅客都能看见的玻璃围墙内等候,以此对她进行羞辱。

年轻母亲携母乳过安检  遵照TSA规定仍受阻

这名年轻母亲名叫Stacey Armato,洛杉矶县居民,她起诉的对象包括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TSA、4名TSA探员等。

原告称,由于商务原因,她经常飞行往来于洛杉矶和菲尼克斯(Phoenix)之间。2010年2月1日,原告带着给7个月大的儿子当天晚餐所准备的母乳,从菲尼克斯天港国际机场(Phoenix Sky Harbor International Airport)飞往洛杉矶。原告排队来到TSA安检通道接受安检,为了让母乳免于暴露到辐射下,她要求以X光以外的其他方式进行安检,为此,原告甚至将TSA的规定都打印了出来,这个规定自2007年7月20日起生效,依据这份规定,母乳等同于药用液体,可以采用X光以外的方式安检。尽管有这一规定,原告在安检时仍遇到了阻碍。

事发有因  TSA探员蓄意报复

原来,原告一周前曾向安检的TSA探员提出同样的要求,但TSA的4名探员却因此骚扰她,直到最终确认TSA确有母乳可采其它方式安检的规定后才将原告放行。原告经受了约40分钟的骚扰,差点贻误了航班,随后,她向就此事向TSA投诉。当时的安检人员包括被告William Wiseman以及另外三名不具名被告。如今,同一安检通道的同一群TSA探员决定羞辱原告,以报复其投诉。

当原告要求母乳不经X光安检时,一名TSA探员A以查询TSA关于母乳的规定为由,要求她站在特别检查区域里等候,这个特别检查区域是一个只能站立的玻璃围墙,就在X光设备旁,任何经过安检通道的旅客都能看到。

另一名TSA探员B要求原告指认自己的箱子,而此时这些箱子已经从X光机器中过了一遍安检了。原告意图从箱子里拿出规定复印件,TSA探员B和C却推开她的手,不允许她碰自己的箱子。原告向B和C两人解释关于母乳的安检规定,并称自己的航班就快贻误了,然而B和C却并不理睬。

B和C在拒绝原告拿规定的请求后强迫原告回到特别检查区域。原告要求同经理谈话,然而她的请求却遭到了拒绝,TSA探员们还告诉原告,让她安静点,照他们说的做,原告甚至连动都不能动。

求助警官也无用  警官以逮捕相威胁

随后,探员们叫来了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官,他代表菲尼克斯市调查这个“问题”。原告向这名警官解释了TSA关于母乳的规定。该警官告诉原告,TSA的探员们是为了原告此前提出的要求而专门等着她的,并称这些探员从上周起就记住她了,现在她再次到来,如果她不照探员们的要求做,他们就会逮捕她。警官建议原告按TSA的“马戏团”小把戏要求来,否则他不得不根据TSA探员的要求逮捕她。

在警官的允许下,TSA探员让原告继续站在特别检查区内,当时有大量旅客经过安检通道,他们都能看到原告站在那里。

种种刁难蓄意羞辱  原告最终错过回家航班

原告等了超过20分钟仍未得到回应,鉴于她已经快要错过航班、不能回到仅7个月大的儿子身边,她向探员B询问当时情况,但得到的回应却是继续在玻璃围墙内等待。

站在特别检查区约有37分钟后,探员B在经理Wiseman的注视下,对原告进行了附加的身体检查,这一检查是在原告已经过了X光安检机器后进行的,原告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需要接受这次检查。

检查后,Wiseman仍旧拒绝对母乳采用其他安检方式,Wiseman和探员B给了原告两个选择——要么用X光机器检查母乳,要么扔掉这些母乳。原告将TSA的相关规定告诉Wiseman,并将她7个月大的儿子还在家里等着这些母乳作为晚餐的事情告诉Wiseman,企图唤醒他的良知,最终,Wiseman终于看了原告打印的规定,但让原告震惊的是——他竟仍旧拒绝按照规定行事,当原告向他指出关于母乳的规定时,Wiseman竟然告诉她“它们今天不适用”。原告的挫败感与羞辱感达到了顶点,她知道这些探员为了“给她上一课”,愿意做任何事情,即便他们知晓TSA的相关规定。

Wiseman对原告说教了数分钟,随后告诉原告她可以离开安检区,坐在地上把母乳倒入8个1.5盎司的瓶子里,并且原告必须重新过一遍安检。随后,Wiseman对原告的母乳拍照,并在一张纸上写下了原告的姓名、地址以及电话号码,然后把它放入了自己的口袋。

TSA探员们随后要求原告和她的行李一起再度安检,并多次用安检器械拍打原告,还搜查了她的物品。

原告最终没能赶上回家的航班。

起诉相关人员索赔  所获事件录像部分内容竟奇异丢失

原告依据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获得了此事经过的录像,然而约有30分钟的内容竟奇异丢失,其中就包括Wiseman在纸上写下原告个人信息,并将其放入口袋中保存以及对原告的母乳拍照的片段。

原告对国土安全部、TSA以及相关探员提起非法监禁、错误曝光、意图施加精神处罚以及侵权之诉,并要求被告方就此支付赔偿及惩罚性赔偿。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