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鲍康如走上证人席 首次告诉陪审团曾因“职位太低”拒绝加盟KPCB

法佑网案例分析专员独家报道

备受瞩目的鲍康如(Ellen Pao)诉KPCB(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ryers)性别歧视一案3月9日庭审进入到关键时刻。女主角鲍康如终于不再仅仅坐在前排,像阅兵一样安静地看着曾经的同事在法庭上谈论她在KPCB7年职业生涯的起起伏伏。庭审第十天,她不再沉默,走上证人席沉着冷静地侃侃而谈。第一天作证,她接受己方律师的询问,首次告诉陪审团曾因“职位太低”拒绝加盟KPCB,条理清晰地阐述了如何在KPCB受到“区别对待”,毫不隐晦地坦言遭到和合伙人Ajit Nazre性骚扰的来龙去脉。

因“职位太低”拒绝加入 John Doerr提高职位聘用鲍康如

2005年,鲍康如应聘KPCB,被合伙人Juliet de Baubigny聘用为John Doerr的办公室主任、准合伙人,工作任务是与“JD工作组”一起,为Doerr撰写文件、策略性地为其安排日程使他工作更有效率、有更充分的时间为公司的有限合伙人赚钱。

鲍康如告诉陪审团:“我与Juliet de Baubigny和John Doerr交谈之后决定拒绝这个职位,因为实在是太低了。” 当时鲍已经取得了普林斯顿电子工程学位、哈佛法律和MBA学位,研究生期间在纽约著名的律师事务所斯温•摩尔(Cravath, Swaine & Moore)和一家顶级的咨询公司Bain & Company(其CEO Mitt Romney参加2012年总统大选而名声大噪)实习过。

加入KPCB之前,鲍曾在90年代初的创业公司WebTV、Tell Me Networks、和Danger Research有过数年的从业经验,另外也在微软、BEA Systems等大公司任过业务主管等职位,创造了所在公司90-95%的利润。她的律师还强调,鲍的中文优势完全符合当时KPCB扩大中国投资的计划。

直到Doerr为鲍康如承诺提供较高的职位,提供拿到投资职位的机会,鲍才最终决定留下。庭审中鲍的律师出示了她被聘用为“准合伙人”的录用通知书,其中Doerr写道“希望对KPCB作出贡献并从中受益”。

虽然鲍康如随后就由准合伙人晋升为初级合伙人,但仍在Doerr办公室主任的岗位上待了五年,2010年才转到投资职位,直到2012年离开。

鲍康如坦言性骚扰来龙去脉 认为受到欺骗与摆布

在庭审第十日的作证中,鲍康如还毫不隐晦地坦言了遭受性骚扰的来龙去脉。

她告诉陪审团,在进入KPCB不到一年,便面临初级合伙人Ajit Nazre“不间断的追求”,Nazre告诉她遇到了婚姻问题,正在寻求心理救济和安慰。起初鲍并不感兴趣,直到Nazre承诺会与妻子离婚。

鲍称他与Nazre保持了五到六个月“断断续续的感情”,后来发现Nazre根本没有离婚的打算,感觉受到了欺骗和摆布,最后决定终止这段关系。从那时开始,Nazre就展开了报复,不让她参与公司的会议和电邮讨论,让她的工作变得艰难,充满难题。

2007年,在鲍康如听到公司其他女同事也遭到Nazre骚扰之后,第一次将此事向KPCB高层投诉,当时Ray Lane阻止了鲍在Lane之前直接向Doerr申诉,建议她约Nazre吃饭以解决他们的分歧。然而,拒鲍康如称,这次约谈以灾难结束。因为Nazre仍不死心,不愿意单纯地与鲍保持工作关系,她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但Nazre却跟着上了她的车。

鲍最后向包括John Doerr、Ray Lane、Ted Schlein和Juliet de Baubigny在内的高级合伙人投诉了Nazre的行为,建议公司完善人事管理和培训制度,希望公司以“轻松自如的方式”处理这类问题,得到了de Baubigny的赞成,因为她认为Nazre很“好色”。

Doerr在得知此事后十分生气,想将Nazre解雇,但鲍康如反对这么做,她给公司高层发邮件,称希望公司能够帮助Nazre而非解雇他。

2008年,Nazre对鲍康如的性骚扰并未减退,她再次向Doerr反映此事,Doerr称公司已经停发了Nazre的奖金,但实际上,Nazre的奖金并未被停发,而是减少了。从那时起,鲍康如就开始寻求律师的帮助,咨询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在KPCB得到“平等对待”。

因休产假被拒入董事会 鲍康如证明在KPCB频遭怠慢

鲍康如在诉状中称作为女性受到歧视、不被提拔为高级合伙人,而KPCB辩称原因在于KPCB初级合伙人提拔为高级合伙人本身就十分罕见,而鲍康如也缺乏足够的能力。

在第十日的庭审中,鲍康如连举数例,证明她发现潜在投资对象的能力。

鲍称曾向同事Matt Murphy推荐投资Twitter,但Murphy认为Twitter的创业团队没有商业头脑、不会创造什么利润,否决了鲍的提议。事实上,Twitter随后发展得不错,已于2013年上市。

鲍还告诉陪审团,Doerr曾经看好RPX专利购买公司,因为这家公司“由律师创办”,且其商业计划涉及专利收购,并出售给创业公司。Doerr委派她和一名高级合伙人Randy Komisar共同对这个公司展开尽职调查,而鲍完成了全部的调查工作,最后相应的董事席位却给了Komisar,原因在于当时鲍正准备休产假。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三个月的产假中鲍仍然被保留了另一家公司Lehigh Technologies的董事席位。而最让鲍感到不公的是Komisar在2005年起就开始进入投资岗位,直到成为RPX董事时仍然没有投资成功过。

除此之外,鲍康如还提到未受邀参加由KPCB合伙人、前副总统戈尔(Al Gore)做东的公司内部聚会,因为并非“老男人俱乐部”的一员。在谈及纽约出差时私人飞机上的“更衣室八卦”事件时,她称自己当时参与讨论是为了职场交际,认为自己当时“十分扫兴”。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