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风投大案: 鲍康如被指曾为董事席位“挑拨离间”搞阴谋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5年3月18日

法佑网案例分析专员独家报道

鲍康如(Ellen Pao)起诉风投基金KPCB(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ryers)性别歧视和职场报复一案庭审来到第四周,在原告方所有证人相继出庭完成作证之后,被告方证人开始陆续站上证人席,证明鲍康如不被提拔并非因性别歧视,而是个人能力和性格导致。

3月17日,Michael Robbins和Randy Komisar出庭作证,Michael Robbins曾负责复核KPCB性别歧视的内部调查,肯定了不存在性别歧视的结论;Randy Komisar是曾被鲍指控送含有性描写的书对她性骚扰的KPCB合伙人,庭审中Komisar作证否认性骚扰,称鲍曾为董事席位阴谋“拉票”。

复核性别歧视调查报告结论:称鲍康如的“性格”不适合KPCB工作

在过去三个星期的庭审攻防战中,被告律师陆续为鲍康如贴上“狭隘”、“争强好胜”、“缺乏团队精神”等“性格”标签,以图证明鲍康如因个人原因不受提拔。第十六天,被告方证人Michael Robbins出庭作证,与KPCB站在了同一战线。

Robbins来自企业管理咨询公司EXTTI Incorporated,他曾受雇于KPCB参与复核独立调查员Stephen Hirschfeld作出的KPCB不存在性别歧视的内部调查报告,肯定了Hirschfeld的调查结果。

Robbins称他复核了17份书面证词,认为Hirschfeld在调查中“采取了完全正确的做法”。Robbins还作证称鲍康如的性格使她并不适合在KPCB工作。

情人节送书仅为回赠并非骚扰  鲍康如误解合伙人请吃饭意图

除了Ajit Nazre之外,鲍康如曾经在诉讼中提到她还遭受过公司另外一名合伙人Randy Komisar的性骚扰。她称Komisar在2007年情人节送过她一本书《The Book of Longing》,作者是Leonard Cohen,其中有关于性的插图和诗句。

就在周二的下午,Komisar也站上了证人席。

Komisar称曾经与鲍在工作上十分亲近,曾经多次帮助鲍处理与同事之间的摩擦,还发邮件鼓励她放轻松、享受生活。

他否认了在情人节送书给鲍是性骚扰,称在情人节互赠小礼物是公司每个人都会做的事,而行政助理最常收到礼物。鲍在此之前已经在节日中送过她一些小礼物,包括一款桌面游戏。因为认为鲍会“很快感觉被怠慢并产生负面情绪”,所以他在妻子的帮助下挑了Leonard Cohen写的书送给她,因为Komisar和她都喜欢Cohen。

Komisar称鲍从未抱怨过这个礼物,还与他保持着一贯的亲近,因为知道Komisar是西部牛仔的粉丝,鲍还给他秀过自己的牛仔靴。听到Komisar的证词,庭中鲍康如罕见地表现出对证人证词的态度,她摇了摇头,一笑置之。

关于鲍Komisar曾想趁妻子去外地时的周末邀请鲍康如外出吃饭的说法,Komisar也澄清说当时的情况是鲍恰好在那个周末在Komisar住处附近的办公室加班,而Komisar的妻子刚好去外地了,所以只能请她外出吃饭。

鲍康如为董事席口是心非  当面支持背后挑拨离间

在鲍康如的指控中还有一项也是本案的关键。即鲍康如称KPCB曾投资一家名为PRX的专利购买公司,John Doerr委派鲍和Komisar共同对这个公司展开尽职调查,鲍完成了全部的调查工作,最后相应的董事席位却给了Komisar,鲍指称她失去董事席的原因是因为她正准备休产假。

在证人席上Komisar否认了鲍的说法,鲍从未与他提起过鲍因休产假被拒入董事会的问题,而鲍所称的在Doerr和Komisar处得知的“真实原因”并无书面证据。相反,在辩方律师呈上的鲍写给Doerr的邮件中可以看到鲍对于Komisar担任董事席的支持。

她在邮件中告诉Doerr,“我全心全意支持您的建议,同意Komisar成为董事会成员。”还称“对于Randy的董事席没有任何异议,……很高兴有这个结果,完全没有问题。我认为没有再讨论的必要。”

虽然鲍并非PRX的董事会成员,但Komisar允许她作为旁听者列席董事会议。后来,鲍竟然背地里阴谋“拉票”搞破坏。她告诉Komisar PRX董事会成员都很“憎恨”他,希望他离开董事会。Komisar十分震惊,他认为很少有人会在工作中用到“憎恨”这个极富个人感情色彩的词语。

在一名董事Juliet De Baubigny的建议之下,鲍失去了旁听董事会的资格。随后,Komisar请鲍利用与Google的接触帮助PRX创业,遭到了鲍的拒绝,他十分生气。而对于鲍称未被邀请参加PRX庆功晚宴的指控,Komisar作证称PRX从未举办过上市庆功晚宴。

鲍曾经诉称她在2012年向KPCB递交性别歧视申诉后就遭到了KPCB的排斥,例证之一是Komisar曾建议谷歌创投(Google Ventures)的合伙人Wesley Chan不要与鲍合作。

庭审中Komisar也澄清称Chan在一次自助午餐时与他聊到如何让KPCB帮他尽快考察一个投资项目,当时Komisar仅仅建议除了鲍康如之外Chan还可以咨询Brook Byers 和Ted Schlein以加快进度。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