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商业秘密盗窃案美国庭战:专家证人将决定摩托罗拉工程师金涵娟命运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1年11月15日

法佑网Staff Legal Reporter报道

2011年11月7日,摩托罗拉软件工程师金涵娟(Hanjuan Jin,音译)被控从摩托罗拉窃取了3份含有通讯技术商业机密的文件,意图将其转交给摩托罗拉在中国的竞争者(编者注:华为)、阳光凯讯公司 (Sun Kaisens; 编者注:金在被捕前曾与Sun Kaisens接触,意欲跳槽至该公司)以及中国军方,让以上三者从中获益(点击这里这里这里查看报道)。金为此聘用了全球知名的通讯、卫星、移动通信以及无线网络技术专家Ray Nettleton博士作为自己的专家证人。

为了支持起诉,检方需要证明文件中的商业秘密含有符合美国法典18编1831经济间谍法案(the Economic Espionage Act, 18 U.S.C. § 1831)对于商业秘密的定义,这一条款包含3个要素:

  •   信息属于秘密,公众不知也不易查知
  •   信息的所有者采取了合理措施进行保密
  •   该秘密具有独立的经济价值

基于金的专家证词,检方预期Nettleton博士将出庭作证,证明起诉状中三份文件提到的商业秘密并不符合法案的定义,于是,检方提起动议,要求排除Nettleton博士的证词,并对他证词的相关内容提出了质疑。

一. 关于iDEN技术过时的证词

Nettleton在专家证词中综述了移动通讯技术的发展进化史——移动通讯技术自双向无线电开始,经历了一代(1G)、二代(2G)、三代(3G)、四代(4G)手机的变革。Nettleton作证称,手机的每一代技术都提高了手机的数据流量速度和效率,而iDEN,也即本案所谓商业秘密文件的主要内容,属于2G手机专利技术。

检方称法庭不应允许Nettleton就iDEN技术是否过时作证,因为这与本案无关。检方认为,本案的关键问题在于涉案的文件是否具有经济价值,公众是否可以通过适当途径,实际或可能知晓或查明这些内容。检方还认为,更高级的新技术的存在并不影响涉案商业秘密文件当中特定信息的价值。

法庭认为Nettleton对于2007年iDEN技术已经过时的意见显然同本案相关,因为特定技术在特定时期是否具有市场价值,需要参考这一技术在当时是否有替代品,而当时又有哪些技术处于开发当中。因此,法庭驳回了检方对于Nettleton证词的这部分质疑。

二. 关于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可能性的证词

检方对Nettleton博士关于中国实体进行iDEN逆向工程可能性的证词也提出了质疑。

Nettleton得出结论,对于当局查获的金在2007年获得的iDEN技术,中国公司有大量时间可以实施逆向工程。

法庭认为,从现有事实无法得出Nettleton所得出的结论。Nettleton的意见从现有事实——中国几年前就能够获得iDEN技术——直接跳到了中国有大量时间可以实施逆向工程的结论上。由此,法庭排除了这部分证词。

三. 关于金所携带文件以及中国政府对于iDEN技术没有兴趣的证词

Nettleton表示,当局查获的金所携带的文件揭示出,军方的关注点在于未来系统技术,而这同iDEN既无重叠,也不兼容。由于该技术比iDEN先进很多,Nettleton得出结论,中国军方不会从摩托罗拉文件的内容中获益。

检方辩称,Nettleton并没有资格作出关于中国政府兴趣及政策的证词,由此,这部分证词应该排除。

法庭同意检方的观点,Netleton没有资格作出关于中国政府政策的证词,并要求Nettleton将证词的重点放在金所携文件中的iDEN技术是否符合中国军方需求的问题上。

四. 关于所涉商业秘密信息对于中国通讯技术公司的价值

检方认为,鉴于检方并没有主张金行为的目的在于帮助中国通讯技术公司获利,Nettleton对于这部分内容的证词与本案缺乏相关性。基于检方的以上陈述,金同意不将Nettleton关于中国通讯技术公司的证词上呈法庭。

五. 关于金所携带的商业秘密信息对Sun Kaisens而言没有价值的证词

Nettleton作证称,金所携带的商业秘密信息对Sun Kaisens并无价值。Sun Kaisens是一家中国通讯技术公司,为中国军方工作。根据Nettleton的说法,金所携带的文件来自Sun Kaisens,并包含Sun Kaisens关键产品的说明,这些产品说明同iDEN技术毫无关联,因此Sun Kaisens并无法从这三份文件中获利。

检方辩称,Nettleton的这部分证词完全出于推测,根据Nettleton的表述,他并不了解Sun Kaisens这一企业,也并不知晓本案相关文件以外Sun Kaisens的产品以及策略。

法庭认为,Nettleton是根据金2007年所携带的文件而得出Sun Kaisens兴趣所在及需求结论的,这些文件结合他在通讯技术领域的专业素养,足以为这一观点提供依据,因此,法庭驳回了检方排除这一证词的动议,但也同时警告Nettleton必须严格地在专业范围内作出关于这一问题的证词。

六. 关于沉没成本困境(sunk cost dilemma

Nettleton认为,iDEN反映了失败的经营策略,他将之称为“沉没成本困境”,检方对于这一观点提出了质疑。

检方认为,法庭应排除这部分证词。检方主张,尽管Nettleton声称自己熟知这一法定定义,但该定义同他的专业无关,并且这一观点也缺乏其他分析研究或可靠原理的支持。

法庭认为,由于Nettleton的结论缺乏证据,法庭对于是否允许这段证词存在疑问,然而,鉴于Nettleton的证词是对检方专家证人Bruce Dawert证言——摩托罗拉研究开发iDEN花费——的预先回应,法庭最终拒绝了检方的动议。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