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爱德华兹辩护律师信心渐涨:法律天平或已向辩方倾斜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2年5月18日

法佑网Staff Legal Analyst 报道

 2012年5月17日消息,随着约翰·爱德华兹(John Edwards,见图)竞选舞弊案的连日进行,律师的辩护工作已近尾声(点此查看报导);而身为检方头号证人的安德鲁·杨(Andrew Young)成为后期控辩双方的重点关注对象,在双方各自的叙述话语中,他的形象几乎判若两人。

安德鲁庭上形象呈现分裂

 在检方的描述中,安德鲁本是一名全身心辅佐爱德华兹的忠仆,为维护主子的名誉,不惜出面认领爱德华兹的私生女为自己的女儿;按照检方的说法,是爱德华兹滥用了其对安德鲁的支配权力,这起骗局由他一手主使,目的是为了实现其竞选成功的野心。

 而在辩方律师的叙述中,安德鲁则是另一幅形象:他利用与爱德华兹的关系,为自己谋取私利,挪用捐款人的百万美元,是本案中真正的骗子(点此查看报导)。这名律师形容安德鲁夫妇谋取私利的行为,“简直令邦妮和克莱德(旧时有名的雌雄大盗)也自愧不如”。

关键人物皆无法到场作证

 本案的另一个有趣之处在于,同舞弊事件密切相关的所有主要人物均未能到庭作证:首先是慷慨支持爱德华兹的两名捐款人——百岁富婆Rachel Mellon和知名律师Fred Baron,其中Mellon因年事已高,无法出庭,而Baron现已去世。检方称爱德华兹在2008年接受这二人的巨额捐款是为了掩盖其婚外情,以免政治生涯就此终结。

 辩方称,这笔钱属于两位老人的馈赠,不是政治捐款,其用意是想保护爱德华兹当时身患重病的妻子伊丽莎白,以免她受到丑闻的打击;而伊丽莎白后来因乳癌去世,使得此案又少一名关键证人。

亨特生理周期证明检方判断失误

 尽管证据匮乏,而唯一对内情知之甚详的安德鲁又是爱德华兹的死对头,但这难不倒辩方律师:他们拿出了情妇亨特的体检记录,向陪审团展示本属个人隐私的信息——亨特的生理周期,并进一步推导出她最早得知自己怀孕的时间,以此来推翻检方的结论。

 辩方通过一名医师指出,按照亨特的生理周期,她怀孕的时间应该是在2007年5月25日到28日之间;而亨特在2007年7月3日的一次医生检查后,才知道自己已怀孕的事实;且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在此之前使用过测孕试剂。

辩方律师指出,如果亨特在5月份没有怀孕,则按照正常生理周期,她应该是在6月8日左右来月经,这就意味着她最早可能怀疑自己怀孕的日期,只能是2007年6月8日。而依照检方之前的指控,爱德华兹在2007年5月便吩咐安德鲁去找Mellon要钱,其目的是为了掩盖亨特怀孕的丑闻;辩方现在提出的证据无疑是对这一指控的当头棒喝。

安德鲁承认爱德华兹曾事前咨询律师

 有法律专家指出,辩方的姿态显示出对案件获胜信心十足,而检方用了足足三周时间,仅仅向陪审团展示了爱德华兹频繁说谎的一面(点此查看报导),而未拿出任何有分量的证据,以证明他确实违反了竞选法。

 辩方提出的另一个有力证据,是爱德华兹和助手在接受捐款之前,曾咨询过律师,得到的意见是不用申报。就连安德鲁自己也承认,他一开始怀疑这些钱超出了法律规定的上限,但在同爱德华兹和三名律师谈话后,便打消了上述疑虑。这再次驳斥了检方所称“爱德华兹明知其行为违反法律”的说法。

 有法律专家据此指出,胜利的天平已向辩方倾斜,爱德华兹从现在开始唯一所需要做的,便是静静等待无罪判决。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