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爱德华兹已故竞选财务主席被证实曾资助情妇亨特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2年5月16日

法佑网Staff Legal Analyst 报道

 2012年5月15日消息,约翰·爱德华兹(John Edwards,图右)的辩护律师日前提到,竞选舞弊一案的辩护工作已接近告一段落。不过律师并未透露此案后期是否还有关键看点——爱德华兹本人及其情妇丽尔·亨特是否会出庭作证。

 在上周的庭审中,辩方律师已传唤了一系列证人,试图将陪审团的注意力从被媒体过分渲染的桃色事件转移到本案的实质问题,亦即爱德华兹的做作所为到底是否构成违法上来。而爱德华兹本人也一再否认违反六项联邦竞选法规罪名。检方当前的任务,是要使得陪审团确信:爱德华兹不仅知晓隐匿情妇亨特的计划,并且在明知其违背竞选法规的情况下,仍然铤而走险。

 如果爱德华兹此次被定罪,则等待他的将是最长30年的监禁刑罚。

爱德华兹可出庭展示律师口才,亦须提防检方难堪质问

 有法律专家指出,爱德华兹作为一名杰出的前律师,为何不发挥自身优势,亲自出庭为己辩护清白?毕竟爱德华兹在当上参议员之前,是北卡地区享有盛名的人身损害案件律师,他的杰出口才在庭上多次深深打动陪审团,从而为受害者赢得了巨额赔偿。

 但即使爱德华兹愿意出庭作证,自辩之路也并非平坦:检方很可能会抓住交叉询问这一机会,将爱德华兹昔日的谎言与个人失败无情放大;他可能会面临暴风骤雨般的难堪提问。

控辩双方庭上斗法,围绕关键证人可信度展开周旋

 在最近一次的庭审中,检方就向陪审团展示了爱德华兹于2008年接受电视台采访的讲话视频,在其中他频繁撒谎,否认自己的婚外情,并称自己绝不是亨特女儿的父亲;这无疑会使陪审团对被告的形象大打折扣。

 而辩方依然按照之前的策略,在陪审团面前质疑检方头号证人安德鲁·杨证词的可信度(点此查看报导),并提出爱德华兹根本没有碰过这笔钱。

 庭上展示的最新证据显示,爱德华兹在2008年的竞选财务主席,现已去世的富豪Fred Baron用他的个人财产为亨特提供资助,包括每月9000美元生活费、提供私人飞机、奢侈旅行及加州一栋豪宅的每月两万美元租赁费。

 Baron是提供给亨特100万美元的两名爱德华兹政治支持者之一,另一名为梅隆财团的百岁继承人Rachel “Bunny” Mellon;证据表明仅Baron存入亨特支票账户中的定期存款就达7.4万美元。

 这笔款项的存入时间为2008年6月至12日,辩方因此提出,由于爱德华兹在2008年1月便已退出竞选,因此这笔钱并非他的政治捐款,也无法对选举构成任何影响;但检方认为,爱德华兹自知竞选总统无望后,仍希望获得副总统或司法部长之提名,因而并未完全放弃选举。

辩方指责安德鲁夫妇曾挪用钱财为私用

 爱德华兹的律师说,不排除他知道一部分由Baron交给亨特的钱,但对于Rachel Mellon交给安德鲁的72.5万美元则是一无所知;退一步说,即使爱德华兹知道这笔钱,那也不是政治捐款,而是两位老人出于情谊的馈赠,意在使爱德华兹当时仍在世的妻子伊丽莎白不要知道亨特的事。

 辩方还对安德鲁·杨的证词提出质疑,称他不过是一个在乎自己利益的小人,其证词前后自相矛盾(点此查看报导)。辩护律师还提出,Baron 和Mellon在2007年至2008年间付给安德鲁夫妇共107万美元,而安德鲁和妻子在事后修改报税表显示其为亨特支出19.1万美元,很可能夸大了数字,而财务记录表明这其中的大部分钱财被花在了这对夫妇价值160万美元的豪宅上面。

爱德华兹长女或出庭展现亲情一面,情妇亨特作证机会渺茫

 有专家预测,下一名出庭的辩方证人可能是爱德华兹30岁的长女Cate(图左),她有助于向陪审团展示爱德华兹温情的一面;毕竟爱德华兹本人自伊丽莎白去世后,一直力求陪子女过安静的生活,同时也支付私生女的抚养费。

 尽管亨特的名字仍然出现在潜在证人列表中,但她获传唤出庭的几率不大,专家称亨特的证词或许对控辩双方都会带来负面影响。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