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爱德华兹案特辑:关键证人丽尔·亨特充满传奇的人生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2年5月15日

    法佑网Staff Legal Analyst报道

 爱德华兹的情妇——丽尔·亨特(Rielle Hunter,如图),一生充满了欺骗、背叛、难以计数的冲动和无数破碎的梦。在她成为当今美国政坛上最大桃色新闻的核心人物之前,她跌宕的人生历程已足以令小报记者们趋之若鹜:父亲为了保险金,残忍杀害了她心爱的观赏马;前男友在小说里把她描述成沉迷毒品和性欲旺盛的“女神”;怀揣着明星梦前往好莱坞,打拼十年后却只有龙套的命。现在,亨特是否会以辩方证人现身是各路媒体猜测的热点。

人生多舛  坚持本色不妥协

 亨特现年48岁,出生在佛罗里达州,原名Lisa Jo Druck。她父亲曾是一位著名的律师,可以说她是在优渥环境中长大的。但到1994年,因为厌恶了家庭虚假的和睦,她主动改为了现名。

 少女时代的亨特酷爱养马,特别是一匹唤作“亨利”的爱马。这匹马本来是她父亲以15万美元购来的。但到1982年因经济拮据,她父亲便找来一个名叫汤米的家伙把马电死,伪装出事故的样子,以骗取高额保险金。亨特发现心爱之马死在马厩里时的震惊可想而知。父亲后来坦白了自己所作所为,那个汤米也最终因一连串杀害动物罪入狱。但亨特父亲于1990年去世,检方最终没有对其提出任何指控。父亲在人生的入门课上,并没有给她做好榜样。

 二十来岁时,风华正茂的亨特在纽约遇到了作家杰伊·麦克伦尼(Jay McInerney)并拍拖过几个月,后者广为人知是一部关于上世纪80年代城市派对的小说《灯红酒绿》。后来她嫁给了一个律师,并维持了近十年的婚姻。在此期间,她去好莱坞追寻自己的电影明星梦,最后却当上了编剧。查找网络电影数据库,我们只能找到四部其参与制作的影片和一个20分钟的短片。她2003年制作的游戏节目“Lingo”只得了500美元报酬,还要跟其搭档平分,落魄程度可见一斑。

 尽管人生从不走运,她也始终坚信自己不屑与谎言为伍。几年前,她在个人网站上说过,“从我记事起,我就是个只说真话的人”。

 但是这一切的坚持终因一个有家室的男人而轰塌。

酒吧偶遇   拉开谎言的帷幕

 2006年,她在纽约最豪华的饭店 St. Regies的酒吧里邂逅了约翰爱德华兹。仅是人群中的惊鸿一瞥,几小时后她便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房间过了夜。从此,这场意料之外的不伦关系注定如涟漪般生发出一层层的谎言。

 与爱德华兹的秘密关系可以说是她人生中最大一笔工作上的入帐。尽管亨特缺少影片制作的经验,爱德华兹还是安排给她一份价值25万美元的合同,让她负责做一系列用于总统竞选的纪录片。由于业务不精,爱德华兹的助手们都对她深表怀疑和嘲弄,但这份差事得以让她追随爱德华兹到处演讲,而此时他的妻子伊丽莎白正在与乳腺癌顽强抗争着。2006年秋天,桃色新闻终于还是传到了伊丽莎白耳朵里,于是在伊的强烈要求下,爱德华兹不得已将其情人解雇。但这位总统候选人丝毫没有停止与情妇幽会的意思,直到2007年夏天亨特怀孕。

 她的小腹开始隆起,鼻子敏感的小报记者在新泽西找到了她。她逃到北卡罗莱纳,搬进了爱德华兹最忠实的助手安德鲁·杨(后来成为爱德华兹的头号对手)家中,跟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住在一起。几周之后,安德鲁又在教堂山(Chapel Hill)的居所附近找到了一个月租2700美元的房子供亨特修养待产。

 为替爱德华兹背黑锅,安德鲁于当年十二月发表声明,公开声称自己是孩子的父亲。

 然后亨特在安德鲁一家的帮助下继续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据了解,爱德华兹竞选团队的财务主管曾让他们呆在他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度假屋,也曾支付2万美金的月租让他们住在圣巴巴拉的一个庄园里。2008年1月,他们的女儿弗兰西丝出生,那时爱德华兹在初选的几个州都表现不佳,竞选陷入低谷。纸包不住火,此事曝光后,备受谴责的爱德华兹终于放弃竞选总统。

洞悉内情 证词或成“双刃剑”

 面对外界的千夫所指,这些年的辛酸和委屈恐怕只有亨特自己清楚。当爱德华兹向外界秀自己有多爱他妻子时,她一直保持缄默。后来她怀上了爱德华兹的孩子,为了守护这个男人的政治野心,她同意让其助手假扮孩子父亲。甚至,她还得看着爱德华兹在电视上大谈自己不可能是孩子的父亲。

 2010年8月亨特现身全美著名的Oprah脱口秀,节目中她表示,同意让助手冒名顶替父亲是她一生中犯下的最大错误,“那是一段可怕的日子”,她曾指望安德鲁的妻子拒绝这个计划。但对于是否伤害了伊丽莎白这类问题她总是避而不答,只是极力否认自己是爱德华兹家庭的破坏者。

 眼下,爱德华兹证词的真伪是这场竞选舞弊案的争议焦点。对于挪用100万美元竞选捐款来付给亨特作“封口费”一事,爱德华兹坚称自己不知情,但检察官称这不过是爱德华兹精心策划的谎言。

 检方上周四没有调用亨特出庭作证, 同时也拒绝说明原因。但法律分析人士认为,她对这场政府要案的危险性仍难以预知。目前爱德华兹的律师尚没有说是否会请亨特出面作证,但她本身对辩方来说也存在很大风险性,因为坚持“说真话”的她出现在证人席上,可能只会提醒陪审团爱德华兹在如何撒谎。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