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爱德华兹案:安德鲁庭上承认贪钱撒谎 专家称检方处境艰难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2年4月27日

  法佑网Staff Legal Analyst 报道

 2012年4月26日消息,在北卡联邦法院开审的前参议员爱德华兹(John Edwards)涉嫌挪用竞选捐款一案,已呈现出检辩双方激烈交锋的局面:检方关键证人,被告的前竞选助理安德鲁·杨(Andrew Young)一心要让爱德华兹进监狱,而辩方律师一再坚称,爱德华兹尽管具有重大道德过失,但并未犯罪(点此查看报道);辩方还质疑安德鲁证词的可信度,指出他曾挪用竞选资金为己谋利的证据(点此查看报道)。而在辩方律师的一再逼问下,安德鲁现已承认他在安置爱德华兹的情妇期间,确实挪用了这笔资金中的一部分以满足私欲。

辩方发起反攻,质疑检方头号证人私人意图

 一名辩护律师提醒陪审团质疑安德鲁的一系列证词,并指出安德鲁曾经利用爱德华兹的性丑闻,为自己谋取利益。

 这名律师称,当初是安德鲁·杨自愿出面,替爱德华兹承认私生女是他所生(点此查看报道),而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让爱德华兹欠他的人情,以后好开口要钱;律师随后提出,有可能正是安德鲁将性丑闻捅给了《国家问讯报》(National Enquirer),但这一说法遭到安德鲁否认。

 据安德鲁·杨提到,爱德华兹之所以在退出总统选举后仍掩盖婚外情一事,是因为他仍打算角逐副总统或是司法部长一职。

辩护律师:安德鲁曾两头拿钱满足私欲

 辩护律师提到,当初安德鲁负责为爱德华兹情妇亨特(Reille Hunter)安排住处,她的生活开支均由爱德华兹的两名捐款人提供,爱德华兹本人没有经手这些款项;但是安德鲁为谋私利,在向其中一名捐款人报账后,却将同一笔款项向另一名捐款人再次申报,律师将此举形容为“二度回盘”(Double Dipping)。

 辩方律师在交叉询问中质问安德鲁,他是否在2008年3月,向捐款人之一的Fred Baron索要过20万美元补偿,以支付亨特的开支。安德鲁回答说的确有这回事。

 辩方律师接下来指出,安德鲁没有告诉Baron,他之前已经从另一名捐款人Mellon处拿到了72.5万美元,而且使用的是同一借口。

 安德鲁则辩称说,是爱德华兹让他不要这样说的;而据记录显示,Baron给了安德鲁33.5万美元,以补偿他为亨特付出的开支。但辩方律师却提出,安德鲁挪用了这笔钱的“相当一部分”来为自己装修房屋。

律师称安德鲁证词有捏造之处

 律师还对“爱德华兹劝说安德鲁出面承认他是私生女之父”的说法提出了质疑,指出是安德鲁主动出面承认自己是亨特女儿的父亲,好让爱德华兹欠他更多人情。

 据安德鲁之前的证词,当爱德华兹的劝说电话打来时,他正在宠物店里买观赏鱼;那是12月13日,当天《新闻周刊》的头条形容爱德华兹为“沉睡者”(The Sleeper),可见他仍有希望角逐总统。但辩护律师指出,这期《新闻周刊》的日期是12月24日,安德鲁是在说谎。

律师层层逼问使安德鲁难以招架

 随后,辩护律师又提出,是安德鲁将消息捅给了《国家问讯报》。他先质问安德鲁是不是消息的走漏者,安德鲁说不是;律师又问安德鲁是否知道报社电话,安德鲁说他知道;律师接着又问安德鲁有没有给报社打过电话,安德鲁说有,律师便不再往下问了,而让陪审团自己发挥想象。

 一名曾任检察官的法律专家评论到,安德鲁在庭上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这对检方来说无疑是难熬的一天。辩护律师则着力指出,爱德华兹掩盖婚外情的目的并非为了挽救竞选,而是不想让他身患癌症的妻子知道真相。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