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前华人保姆起诉默多克夫妇无功而返 爆料称邓文迪“太苛刻”人见人憎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2年7月19日

法佑网Staff Legal Analyst 报道

 2012年7月18日消息,一名曾在传媒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家担任家教和保姆的七旬华裔妇人日前透露,默多克之妻邓文迪(Wendi Deng)对待佣人极为苛刻,家中帮佣对她既恨又怕,家里只要有她在,就像战场一样让人心惊胆战;这名妇人提到自己因腿部受伤而被默多克家变相开除,仅给两个月薪水作为离职补偿;她之后曾起诉索赔,但毫无结果,现仅靠社保在家度日。

纽约华妇获聘为中文家教,后成默多克家“兼职保姆”

 这名向媒体爆料的妇人名叫徐英淑(音,Ying-Shu Hsu),她提到自己曾在默多克家担任过一年多的全职帮佣,教他们的两个小女儿学中文,后来兼任保姆。

 徐英淑说,她在2004年看到一则招聘华语家教广告,就接了下来,后来才知道雇主竟是家资亿万的默多克夫妇。她当时已年届69岁,之前曾在皇后区管理过一家托儿所。

 来到默多克家后,她负责教两个女儿Chloe 和Grace学中文,因为邓文迪希望孩子会自己的母语;她这份工作需要随时陪伴默多克家人在比弗利山庄和纽约、亚利桑那的公寓之间往返,工作时间为每周40小时,从上午8点至下午4点。

保姆爆料:“虎妈”邓文迪脾气暴躁,佣人既怕又恨

 但邓文迪后来嫌雇的保姆工作不力,要徐也做一些保姆的活;她脾气不好,家里的佣人都对她又怕又恨,有她在旁就像战场一样提心吊胆;她甚至在女儿面前也毫不掩饰坏脾气,有一次出门,徐忘了带上孩子的发夹,就被邓文迪责骂,徐回屋去取发夹但拿错了,邓文迪竟当众把发夹扔在地上。

 除此之外,徐还经常听见邓文迪对家里佣人大喊大叫,也当着孩子的面咒骂这些人;有一次在车上,一名保姆做错了事,邓文迪马上让司机停下,叫这个保姆下车,随即让司机继续开车。

 徐提到,邓文迪的怨气不止冲佣人发作,也波及到她的丈夫默多克;相比之下,默多克倒是一个绅士,对待妻子的怒骂十分平和,对佣人的态度也较好。她不止一次看到他们夫妻二人争吵,并经常分开睡觉。

 邓文迪还将对丈夫的怒气转嫁到佣人头上,有两名长年侍候默多克的佣人后来结婚,邓文迪因此想将他们开除,但默多克不让;所以当他不在家时,她便冲这两名佣人发火。

保姆:亿万富翁待家佣竟如此苛刻

 尽管默多克夫妇家资亿万,但邓文迪对待佣人却十分苛刻,徐称自己经常被要求加班,但从未收到过加班费,她这份工作没有奖励、带薪休假或是病假,而上述好处按照在纽约雇保姆的惯例应当提供(现已成为家庭帮佣的法定待遇);当默多克夫妇外出而没有带上徐时,她便拿不到薪酬。

 除此之外,默多克的家政服务公司KRM Services将徐列为“独立承包商”,但这与国税局的规定不符。KRM Services以此为借口,拒绝为她缴纳雇主应付的社保税。

 徐还提到,如果外出时小女儿Chloe想吃她的午餐,邓文迪就会把这份午餐给女儿,而不再为徐另外购买一份;但对于10岁的大女儿Grace,邓文迪则强制其节食,因为她希望Grace能像“章子怡那样有骨感美”。

因工伤遭解雇后起诉索赔,无功而返

 徐提到,自己在2006年1月抱着Chloe去厨房拿东西时,被一辆三轮车绊倒,由于抱着孩子,她无法在跌倒过程中保护自己,导致膝盖骨折,因此需住院治疗;邓文迪告诉她病好了便随时可回来上班,但之后再也没有联系她,邓后来两次派人分别给徐送去一张5000美元和3000美元的支票,告诉她不要再来上班了。KRM Services曾为徐向政府申请工伤赔偿,但因未缴纳工伤保险而被拒绝,她什么也没得到,治疗膝盖的6万美元医药费还是用丈夫的医保支付的。

 徐在2007年起诉KRM Services和默多克夫妇,但对方律师实施拖延战术,最终使她无功而返;默多克夫妇随即要求徐支付天价律师费,但被法庭驳回。她后来搬到拉斯维加斯,仅靠社保度日。

默多克家发表声明“驳斥谣言”

 默多克家则对此发表声明称,徐只是一个“心怀不满的前雇员”,当初她拒绝了工伤赔偿,而选择提起诉讼,终被法庭以“无法接受”和“不具说服力”驳回,现在她向媒体散布谣言,默多克夫妇将对此“不予置评”。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