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啼笑皆非——历数华人们遭遇调查/面临诉讼时的失态反应

法佑网Staff Legal Reporter 报道

 在 美华人往往怕惹上官司,但由于法律观念淡薄或文化差异等各种原因,却又往往难免身陷诉讼之中。法佑网近年来的报道中,也记录下了一些华人在面临调查或诉讼 中流露出的诸多失态反应,可谓令人啼笑皆非。但读者在一笑之后也值得思考:在面临诉讼时最要紧的是保持清醒的头脑,对自身处境进行理性分析,最好能就有关 情况咨询可靠律师,以了解自身的合法权益并作出应对措施,而不是方寸大乱,最终沦为笑料。

加州华妇入侵前雇主电脑窃密遭调查 将硬盘藏入内裤中

 一名遭到原公司解雇的华人妇女,因出于不满,遂入侵前雇主的邮件系统,窃取了公司的机密信息并在与公司有关的网站上散布,这名女子后来被联邦调查局逮捕,并因入侵电脑罪被判家中监禁及缓刑,并处罚款。

 被告为44岁的邵明(音,Ming Shao),加州库珀蒂诺居民,曾受雇于网络公司PanTerra,任市场部主任,在2009年8月被解雇。出于不满,邵明随后多次侵入该公司的邮件系统,将窃取的机密信息在网上散布。

 据 邵明后来承认,她所泄露的信息价值不菲,仅一则PanTerra公司高管内部的报告就值1万到3万美元。她还将一些机密信息发布在sacramentograpevine.com 和hostedpbxproviders.com等网站上,后一家网站上有用户对PanTerra公司的评价。她还泄露了一些关于公司与潜在客户间商议合 同的信息,导致PanTerra损失了一笔3-5万美元的交易。

 PanTerra发现其机密信息遭泄后,先展开了内部调查,联邦调查局在接到举报后,经过五个月的调查,确定了邵明为幕后人员。

 有趣的是,在联邦调查探员到其家中搜查时,邵明将存有涉案机密信息的硬盘藏在内裤里,躲进了洗手间。调查人员告诉她此行目的正是为搜查此项证据,若不交出则他们不会离开;邵明沉默数分钟后,被迫交出了硬盘。

 2011年3月,邵明因一项入侵计算机重罪而被判缓刑一年及在家监禁60天,并处罚款2000美元,赔偿公司20,747美元。检察官提到,之所以只起诉缓刑,是考虑到邵明并无犯罪前科,且在此案中并未因其行为获利。

杜邦间谍案华裔夫妇遭FBI调查 低估老美不懂中文普通话露马脚

 一对华裔夫妇卷入美国政府高调起诉的商业间谍大案,被指控窃取化工巨头杜邦的商业机密交给中国国企攀钢集团,美国检方甚至称这名华商接到过中国高官的直接指示,但攀钢以种种借口拒绝参加庭审,案件拖延数年方才开审。此案自从一经曝光,便引起海内外华人的强烈关注。有趣的是,检方在开庭陈词中提到了这对华裔夫妇“中招”的细节:因低估老美,认定探员不懂中文而吃了大亏。

 2010年8月,美国工业巨头杜邦公司接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有华裔商人将该公司机密的钛白粉生产技术倒卖给中国攀钢集团。2011年7月,美国联邦特工根据信中举报,到华商刘元轩(Walter Liew)在加州东湾奥林达(Orinda)的住宅搜查当事人窃取杜邦商业秘密的证据。探员Eric Bozman发现一把可疑的保险箱钥匙,便询问刘氏夫妇这把钥匙的用途,刘元轩与妻子乔红(Christina Liew)交换了一下眼色,马上便用普通话告诉乔红“你不知道,不知道”;乔红随即告诉Bozman说她不记得了。不过刘氏夫妇没想到的是,探员 Bozman虽然是白人但懂汉语,所以这一切均被记录了下来。

 乔红在探员离开后,或许是出于不放心,便驱车前往放保险柜的银行,但她再一次未料到自己已被FBI探员跟踪;乔红到银行后试图让工作人员打开保险柜,但银行方面没有立即照办;乔红遂驱车至一家旅馆与攀钢集团的人会面商议有关事项,但未料到这一切也在FBI掌控之中。

 检方后来提到,在刘氏夫妇保险箱内发现的文件显示,刘元轩曾于1991年在北京钓鱼台出席过一场由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罗干主持的晚宴,在场的还有多名高级别中国官员;据刘元轩日后写给攀钢领导的一份信中提到,这次宴会的目的是答谢他作为一个身在海外的爱国华人为中国作出的贡献,和提供了在国防设备、油漆涂料以及微波通信方面的重要技术。

 检方称,刘元轩在这场宴会上得到了罗干的直接指示,两天后,他便收到了一张核心任务计划列表,其中包括钛白粉的制备工艺。

 钛白粉是一种重要白色颜料,全球市场总价值约为120亿美元,而杜邦在其中占有率最大。目前中国普遍使用的钛白粉制备工艺为硫化法,这种方法落后于氯化法——后者更有效率,也更清洁。此前攀钢曾与杜邦就在华设立生产钛白粉的合资企业谈判数年之久,但从未达成交易;若检方指控属实,则刘元轩可谓为攀钢解决了燃眉之急。

 现年55岁的刘元轩出生于马来西亚,来美留学后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电机工程博士学位,曾供职于AMD和惠普,他的妻子乔红来自中国,和刘元轩一道管理他在奥克兰市创办的USA Performance技术咨询公司。刘因妨碍作证罪被捕后表示不认罪,检方则向法庭指出,刘元轩身家富裕但在美无一房产,有重大潜逃嫌疑,强烈建议禁止其获得保释。

 据检方在2012年2月提起的诉状显示,刘氏夫妇通过将杜邦商业机密出售给攀钢,获利超过2000万美元。同一诉状还将刘氏夫妇经营的USA Performance公司、攀钢钛业公司氯化钛白项目副总监侯胜东(音,Shengdong Hou)、前杜邦雇员赵志(音,Tze Chao)和Robert Maegerle,攀钢集团本身及其三家关联企业。刘氏夫妇被控罪名包括共谋商业间谍、共谋窃取商业秘密、虚假陈述和干扰作证等。

 法庭文件称,刘元轩在过去十余年中雇佣了多名知晓钛白粉制备工艺的前杜邦雇员,包括上文提到的赵志和一名钛业领域专家工程师Tim Spitler。后者本已同意与检方合作,并提交了部分关键证据,然而到2011年底,Spitler却在作证前夕突然开枪自杀,留下无限疑窦。

 78岁的前杜邦雇员赵志在检方起诉后不久同意与政府合作,承认自己在中方当局引诱下“误入歧途”犯下商业间谍罪,并烧毁过当局尚未掌握的证据。另一杜邦雇员Robert Maegerle则拒绝承认窃取商业秘密罪名。被控的攀钢雇员侯胜东因身在中国,现已受到美国当局通缉。

 攀钢方面为此案在美国聘请了知名律师团,以检方送达传票有误为由拒绝出庭,因为接受检方传票的新泽西州Pan America公司并非攀钢在美国的代理,得到法庭支持;攀钢的律师表示,即便检方宣布已按规定重新送达传票,他们的这一策略也会再度奏效。检方还曾扣留两名在美访问的攀钢官员,试图寻找证据,但所获无几而最终放人。

 而据中国业内人士称,本案的举证需要杜邦以数据指出其技术指标已被攀钢集团所采用。但基于对其核心技术的保护,杜邦公司显然很难将这一技术指标公开化。由此而来,其举证的力度势必会大大折扣。

 由此看来,本案前景微妙,诉讼之路还相当漫长:身为中国国企的攀钢集团必然会千方百计拖延诉讼,而检方纵使握有大量证据,要证明中国政府为盗取商业秘密的主使人,依旧是难上加难。攀钢的两名官员此前被美方羁押后不久便获释出境,便足以说明检方在本案中仍然顾虑重重。

 奥巴马政府向来重视中国在商业间谍案中的角色——2011年10月国家反间谍执行办公室(Office of the 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Executive)报告将中国列为“攻击美国企业的最大来源”,该报告还提到中国的情报机关是美国公司失窃商业机密的固定收集者。不过此前成功定罪的经济间谍案多为针对华人个体的诉讼,而像本案这样以中国政府主体为被告的官司,依然是史无前例。

法佑杨律师指出:尽管本案发展前景至今尚不明朗,但刘氏夫妇的落网经过,仍足以给在美华人留下两点警示:

一、切勿低估美国联邦探员的语言能力:刘元轩在接受查访中以为老美不懂中文,便当面用普通话提醒妻子勿透露钥匙用途,岂料在场FBI探员中有“中国通”,当场识破刘氏夫妇回答不实,刘元轩反而因此落下“妨碍作证”罪名。

二、被调查者在探员离开后马上检查有关“证据”是否安全,往往适得其反;本案中乔红在FBI离开之后,立即驱车前往屋仑检查银行保险箱状况,却未料已被探员跟踪,留下蛛丝马迹,最终导致作为重要罪证的文件在保险箱内被发现。

华裔编程奇才被控窃取商业机密 为掩盖证据与友人将硬盘丢进污水沟

 一名年仅24岁、被誉为“编程奇才”的华裔青年,因涉嫌盗窃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Citadel公司的商业机密而遭FBI逮捕并面临民事、刑事双重 指控。据当局提到,被告此前吩咐友人将存有本案证据的硬盘投入当地的一条污水处理河道中以销毁证据,不料调查人员随后组织打捞工作,竟然将证据找到复原,并在其中发现了Citadel公司的商业机密代码。

 本案被告傅一浩(Yihao Ben Pu,音译)毕业于康奈尔大学,2010年入职Citadel公司担任数量金融工程师。Citadel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总部位于芝加哥,其投资遍布全球,年管理资产达110亿美元。

 Citadel 公司有一套著名的专用交易代码称为“alphas”,而alphas实际上是该公司战略交易业务(Tactical Trading,简称TT)的交易算法及策略的构建模块通称。据Citadel经理介绍,这套代码对于公司意义重大,是公司十分重视的商业机密,因为它能 够自动配置电子交易策略,以识别全球股权、期货及其他投资工具中的短期投资机会,具有巨大价值;一旦alphas被其他公司所窃取,那么Citadel将 丧失其在业内的竞争优势。

 而Citadel为保护以上商业机密也采取了严格的措施,包括向员工及核准的访问者发放电子门禁卡片,敏感区域只允许特定员工进入,员工需使用用户名、密码、个人识别标识才能够登陆计算机系统,员工的商业秘密浏览权限仅限于工作所必须的部分等。

 被 告傅一浩在Citadel的工作内容为同分析师、研究员协作,研发并改善Citadel的专有交易策略,主要负责协助编写交易指令发布逻辑、检测交易策略 漏洞及其他计算机相关任务。按照合同,他可以通过办公室电脑进入存有alphas相关信息的服务器,但他的任何工作任务都不涉及将alpha相关信息上传 到外部存储器或通过alphas的信息进行投资活动,被告同时被禁止以任何目的、在Citadel以外的地方使用alphas相关信息。

 2011 年8月25日,有Citadel雇员举报傅一浩盗用其用户名在公司计算机系统上下载了大量数据及程序。Citadel立即对此展开调查,发现被告下载了黑 客常用端口扫描程序,而被告的工作并不需要这一程序,此外,被告还下载了BT下载程序,这是Citadel安保政策所明令禁止的。被告还利用自己的用户名 及计算机,使用Linux系统设立了多台虚拟机,而安装Linux、运行虚拟机可以帮助被告绕过Citadel的安保措施,并将Citadel计算机上的 数据、文档转移到外接存储器上,被告为其中至少一台加密了数据并设定了密码;此外还发现被告将Citadel TT业务的核心alpha术语非法上传到了外接存储设备中。这些行为均是Citadel所禁止的,而被告在实施这些行为前并未告知Citadel。

 2011年8月26日上午,公司方面与被告对质。被告承认上传了自己电脑中的文件,但称自己只上传至了一个外接存储器——他的手机,并称自己仅上传了学术论文和音乐文档。但Citadel并不相信这种说法。

 后 续的调查揭露了更多细节:2011年8月12日,被告曾同母亲通电子邮件,邮件中被告表示自己总是想离开Citadel,在父母所在的波士顿设立一家自己 的公司,被告同时还告诉母亲称他需要一个备用的保密服务器;被告的电话记录显示他在盗窃商业秘密的同时,还意图跳槽到Citadel的竞争对手—— Teza技术公司。

 在接下来的调查中,被告的一名友人向联邦调查局承认,他在2011年8月下旬曾应被告的请求,将其涉案的硬盘 清理,并趁夜色将被告的硬盘扔到Wilmette港口的排污河道中,但留下了被告的其他计算机设备,包括一个最重要的希捷硬盘,这枚硬盘后来被交给Citadel作为法庭证据。

 2011年9月1日,调查人员前往丢弃硬盘的河道,于次日便找回了6台移动硬盘,经数据恢复和分析 发现,其中有大量Citadel的alpha术语及alpha数据,而这并非被告的工作范围,被告接触这些信息并无合法权限。调查人员还发现硬盘中存有Citadel的投资交易记录,并在被告的手机中也找到了Citadel的alpha数据。另据调查被告存在个人网站上的私人日记文档显示,被告曾计划通 过计算机网络获得“执行数据”,凭此在中国建立一家对冲基金公司。

 另有证据显示,被告试图利用窃取的alphas代码编写类似于Citadel模型的交易策略,并已经完成了一个功能齐全的自动交易系统,被告还利用自己在盈透证券(Interactive Brokers)的账户大量交易来检测其系统是否可靠

 2012年5月,检方正式对傅一浩提起刑事诉讼,指控他多次盗窃Citadel商业机密,此外还犯有两项电脑欺诈罪名;如盗窃商业机密罪成,最高可导致10年监禁和25万美元罚款。

前罗格斯大学华裔生网上传播儿童色情遇调查 竟用母亲做“人体挡箭牌”

 一名前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华裔学生在网上传播儿童色情材料,被前来调查的警探抓个正着,他曾试图用磁铁销毁证据,但没有成功;这名学生随后认罪,在2014年1月17日被判处三年狱中监禁。

 检 方提到,被告是21岁的华裔学生王宏宇(音,Hongyu Wang),被捕前住在新州东北的皮斯卡塔韦(Piscataway),于2013年11月22日向法官承认犯有二级散播儿童色情材料罪和一项四级干扰证 据未遂罪;被告还将因此留下性犯罪前科,必须依照梅根法案(Megan's Law)向当局登记。

 据新州警方提到,2011年警方在P2P网络上搜寻一则儿童色情材料的上传者,发现上传人的IP地址是在罗格斯大学,遂顺藤摸瓜找到王宏宇的电脑。警探 在2012年1月26日到罗格斯大学找到王,王提到他把电脑放在家里,同意接受调查,遂骑车带警探回到他和父母一起居住的家中。

 谁 知王一进门,便将母亲当作“人体挡箭牌”推到警探面前挡路,自己火速奔向卧室,但警探在王够到电脑之前阻止了他;后来发现王在鞋里藏了强力磁铁,试图用这 种方法销毁磁盘上的 数据。警方在王的电脑上查出大量儿童色情资料,并发现他在被捕前已在网上共享了230部儿童色情电影。罗格斯大学在王被捕后宣布将他开除。

 检察官就此案表示,保护儿童是检方的当务之急,希望这次的判刑向公众传递一个警告,亦即在网上下载和分享儿童色情是严重的罪行,可能导致牢狱之灾。

华裔幼儿园负责人被控窃取营养补助款300万 庭外对摄影记者拳脚相加遭拍下

 一对华裔夫妇在纽约经营接收贫困儿童的幼儿园,却侵吞用于儿童营养补助的300万美元政府拨款,将其用于购房等私人用途,最终双双获刑。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家人的丈夫在法庭外因不满记者拍照,竟施展“中国功夫”对其拳脚相加,未料打人画面却被抓拍下来登上报纸头条,落为一时笑柄。法佑律师指出,本案为那些在美经营非盈利机构,却公私不分的华人敲响了警钟。

 据检方指控,50岁的被告樊晓萍(Joanna Fan)是纽约红苹果幼儿园(Red Apple nursery)的负责人,她的丈夫、53岁的沈子明(Ziming Shen)是共同被告;红苹果幼儿园因属非盈利机构,故受纳税人支付的联邦赞助;但沈氏夫妇却将这些钱用于在曼哈顿购买豪华公寓及商业投资,并修缮另一家 由其经营的商业性教育机构。

 红苹果幼儿园在曼哈顿、布碌仑和皇后区有五家分所,为5岁以下的婴幼儿提供照看服务;自2002年3月至2010年12月,该幼儿园共从联邦政 府处获得超过1350万美元儿童及成人食品补助款(CACFP);按照规定,红苹果幼儿园必须将全部款项用于该园婴幼儿的午餐开支。

 检方提到,红苹果的一家下属幼儿园“小超人(Supermarnet)”曾收到联邦拨款270万美元,然而其同期食品开支却仅有2.4万。樊晓萍承认她挪用了20万用于在曼哈顿购房,另有15.7万被汇往沈子明在上海开办的家具公司。

 据沈氏夫妇承认,他们在2004年1月至2010年6月,共挪用了数百万的农业部拨款,其中48.7万被用于修缮二人经营的商业教育中心的厨房,而此类教育机构根本无权接受纳税人负担的基金。樊晓萍还承认她虚报了幼儿园的所需款项,以此申请到了更多食品补助。

 沈氏夫妇的邻居受访时提到,这对夫妇在史丹顿岛居住的是豪华公寓,但却对小钱斤斤计较;一名邻居形容道,“他们都是吝啬鬼(penny-pinchers)”。

 2011年12月,沈氏夫妇在法院出庭后因与一名摄影记者大动干戈而再次引起热议,当天二人在布鲁克林联邦法院交出护照获保释后走出法庭,记者纷纷拍照,但沈子明似乎对《纽约邮报》的摄影记者Dan Shapiro特别不满,上前欲强行夺走其摄像机,妻子樊晓萍也上前协助,后来沈子明对记者拳脚相加,均被现场其他人拍下,他后来因涉嫌袭击罪名被重新逮捕。

 2013年10月,沈氏夫妇双双获刑:樊晓萍于月初被判处57个月监禁,沈子明获刑较轻,于10月10日被判在家监禁一年,不过他因殴伤记者被控袭击轻罪,尚面临州检方的指控。

 检方一开始向法庭建议沈的刑期为46个月,不过法官考虑到沈需在家照料幼子,因此网开一面,予以轻判。

 沈子明此前曾被检方怀疑在狱中故意大量进食高糖分食物,导致其糖尿病病情恶化,试图以此争取获保释机会;不过沈子明的律师表示,沈在狱中吃糖果是为了缓解低血糖症状,是不得已而为之。

 宣判当天,56岁的沈子明在庭上向法官表达了歉意;法官还下令沈子明需赔偿政府230万美元,罚款7500美元,外加200小时社区劳动。

 

 法佑杨律师指出,相信读者在阅读上述案件会心一笑的同时,也不难看出,在面临美国当局调查或身陷诉讼时,最好的防御手段是聘请一名可靠的律师,而不是手忙脚乱销毁证据,或作出其他过激行为,这样不仅于诉讼本身无补,反而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还有不少华人在受调查时低估美国当局,以为靠一些小动作便能逃过制裁,实际上往往会因此吃大亏。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