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华府惊世奇案:名媛嫁年轻40岁男子遭家暴身亡 丈夫绝食濒死仍被定谋杀罪

法佑网  Staff Legal Reporter 报道

 华府一位年届九旬的社交名媛于2011年8月被发现死在家中浴室,比她年轻42岁的丈夫被定为头号嫌疑犯;尽管这位丈夫极力否认,并试图以绝食来逃避审判,但法庭最终以“棘手案件可不开庭审理”原则为由,安排被告以视频会议形式远程参加审理,最终陪审团于2014年初裁定被告犯有一级谋杀罪,然而本案背后的故事更为曲折惊人。

 由于这对夫妇起初颇具争议的忘年婚姻及当事人在华府名流界的知名度,本案从一开始便引起社会极大关注,而审理过程中披露的诸多细节信息,暴露出受害者女强人外表之下的脆弱内心,以及男方从外表谦逊到暴露野心的全过程,折射出美国上流社会种种光怪陆离,令人喟叹不已。

九旬女强人死在家中浴室 种种家暴迹象引起警方怀疑

 2011年8月,华府上层知名的德裔社交名媛、记者、专栏作家——91岁高龄的Viola Drath被发现死在家中浴室地板上,报案者是她的丈夫,时年48岁的德裔男子Albrecht Muth。由于老年人在浴室中摔倒身亡的例子并不罕见,因此警方一开始并未怀疑是他杀,但法医对尸体检验后,发现死者有头皮青肿、指甲破损、颈部软组织断裂等迹象,并推测她是被人掐住脖子和殴击致死。由于屋内并无他人闯入迹象,比死者年轻42岁的丈夫Muth被列为头号嫌疑犯。

 尽管Muth对此极力否认,甚至对外宣称他哀悼妻子的死,并准备找出凶手;但熟悉这家人的朋友指出,Muth早在多年之前便因对年老的妻子施以家暴而被捕入狱,当得知丈夫可能会被递解后,Drath将其保释出狱,又重新接纳了他,让友人十分不解,对此她的解释是,自己“太寂寞”,无法承受一个人的生活。

 对华盛顿上层社交界来说,Drath是一位知名人物,她博学多才、交游广泛且精力充沛,涉猎领域包括新闻报导、外交政策、艺术收藏、时尚旅游,在年届九旬之时还频繁出席各种慈善会议,并在家组织聚会邀请各界名流。在女强人外表之下,Drath对其个人生活讳莫如深,只有其少数密友才得以一窥其内心世界,要理解这样一位名媛为何无法“承受寂寞”,百般容忍日益骄横的年轻丈夫,还需从这对夫妇认识之前说起。

一代名媛下嫁年轻42岁丈夫 只因欣赏其谈吐野心

 Drath于1920年生于德国,从小对艺术及写作具有浓厚兴趣,二战后,她为当时负责巴伐利亚战后事务的美军上校Francis 担任翻译,一见钟情,婚后来到美国,在内布拉斯加大学毕业并任教,后随丈夫迁至华盛顿发展,住在乔治敦。她先后投身于新闻业、外交政策和时尚产业,外界对她的描述是博学、优雅和热心。她在1970年加入美国外交政策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American Foreign Policy),曾致力于促进两德统一,前会长George Schwab对其的评价是“杰出的人类精英”;她还长期为德语媒体撰写专栏文章,来往均为美国上层名流,例如她在一次旅行途中偶遇著名作家诺曼·梅勒(Norman Mailer),便结为挚友,她还曾调侃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德语十分蹩脚。

 但在其女强人的外表之下,Drath女士在生活上极其依赖丈夫,当她在外忙碌时,Francis上校在家负责照看孩子,曾有人调侃说上校俨然是家庭主妇;而当上校于1986年去世之后,她的生活一度陷入停顿,据一名密友说,Drath丧夫后他前去陪伴,她竟然问他该如何做早餐,足见其困顿程度。

 Muth正是在这时候走进了Drath的生活,事实上两人早在Drath丧夫前便见过面,当时是1982年,Muth还是一名不到二十岁的德裔小青年,正在为某共和党议员打工,而Drath早已是事业有成的知名记者,年届六旬;Muth告诉她说,自己一直很喜欢读她的专栏文章,他们在乔治敦的一家德国餐厅共进了晚餐,Muth谈话博古通今,令Drath十分折服,尤其是尽管他初来乍到,对华府上层名流的熟悉程度竟远远超过本埠人士。

 据Drath事后向她的传记作家透露,这场会面给她的印象十分深刻,尽管她不认为Muth外表英俊,但其谈吐中表现出的潜力令她颇为心仪,因为她从这位青年身上隐约看到了自己当年的雄心壮志。

 在上校去世后,Muth与Drath交往日渐频繁,有时甚至一天给她打几个电话,两人会长时间讨论政治等话题,末了Muth往往会用钢琴献奏一曲;如此三年之后,他正式向比自己年长42岁的Drath求婚,Drath答应了。这一消息令朋友们十分震惊,毕竟以Drath的交际圈,她不难找到年龄、地位皆般配的男子,但她不顾反对,最终选择了Muth,据她后来向一名朋友承认,“(其他人)既老又无趣,而穆迪(Muth的昵称)年轻有趣”。

婚后本性逐渐暴露 妻子因依赖而容忍

 当这两位年龄迥异的男女在1990年宣布结婚时,华府上流社会对此不乏争议。不过这对夫妻一开始堪称和谐,据洛杉矶时报知名记者Eleanor Clift回忆,Muth每天会为妻子阅读报刊头条,并负责家中的日常琐事,为来家里的客人恭敬地端上茶,并鞠躬离去,“简直就像是一名实习生”。当然Drath结婚的目的并非找一个仆人,她致力于利用自己的交游关系为丈夫的事业奠基,而Muth一开始的表现也不负众望,据Drath的朋友回忆,Muth在家常聊天时可能有些笨拙,但在社交方面堪称高手,他去Drath一个朋友家做客时,凭借墙上的先人画像细数对方祖上族谱,令人惊叹不已;他去拜访某政府机构时,短期内便对其业内行话和办公室政治了如指掌,也让人十分佩服。

 Muth在1999年组建名为杰出人士社团(Eminent Persons Group)的组织,旨在为联合国秘书长出谋划策,邀请前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Robert McNamara)、法国前首相罗卡(Michel Rocard)等名流加盟,由索罗斯(George Soros)提供种子基金。Muth自有一套拉人入伙的方法,他会亲自写信,信纸由其亲自设计,署名为艾尔比伯爵(Count Albi),第一封邀请函寄给罗卡,罗卡事后承认他被信上提到的“组织使命”所打动,同意入伙,而之后受邀请的其他人一听说其他名流也在,便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Muth在2005年邀请圣雄甘地的孙子Arun Gandhi在国家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做一次演讲,据对方回忆,Muth提起联合国秘书长安南(Kofi Annan)等人的名字,就像是他的老熟人。而这些人受邀为Muth办事,又进一步增加了他的知名度,为他今后往上爬增加了新的筹码,堪称社交场上的“庞氏骗局”。

 但随着Muth的风头越来越大,他所宣称的过往经历也引起了圈内的怀疑,例如Muth常身着军装,自称是伊拉克某将军,但他的这身军服实际上是在美国网上定做的;他自称曾在法国外籍兵团中服役的经历也毫不可信,他所宣称的贵族血统也令人怀疑。索罗斯在2011年撤回了对社团的经济支持,罗卡也辞去了主席的职位,并公开表示无法忍受Muth的工作方式和极端人格。

 而随时间流逝,Muth与妻子的关系也大不如从前,他早先就公开表示,自己和Drath的结合是为了事业,当有记者问道二人是如何克服重重阻碍走到一起时,Muth反问希拉里为何在莱温斯基丑闻后仍然不与克林顿离婚,暗示这段婚姻是某种交易。他曾公开自己与另一名男子的同性恋情,甚至离开妻子去和男友一道居住,但当后者因遭受家暴而申请保护令时,Muth又回到了妻子身边。

 有记录显示,在2006年和2010年,Drath两度忍受Muth的家暴,在前一次,他将她的头按在地上,并用椅子打她;而在后一次,她的眼睛被打肿,但她并未对外承认,因为她怕他被当局递解。Muth在2007年之后很少离开家,而是躺在家中搜集各类信息,将自己包装成一名拯救伊拉克的英雄,甚至有不少记者都信以为真;他还盗用妻子的邮箱帐号发邮件,后者察觉后曾想设立一个新的邮箱,终因年龄太大而被迫放弃。二人的家中每天宾客盈门,但大多是Muth请来的一些政客,而Drath的老朋友却逐渐远离了她。

警方怀疑Muth酗酒后杀死妻子 被告绝食以抗拒法庭审理

 2011年8月的一天上午,Muth拨打911报警,称发现妻子倒在浴室里;而就在前一天,他曾同一名巴基斯坦裔男子(他在网上认识的同性恋情人)一道外出酗酒。警方怀疑Muth是杀人凶手后,在讯问中问道他头上的刮伤是怎么回事时,他明显在发抖,随后说是自己在厨房摔倒所致;警探随后问他为何房内没有他人闯入痕迹,他回答说调查是警方的事,而不是他的工作。

 在案件进入审讯阶段后,Muth向法官提到他是“伊拉克特种部队的高级军官”,因此不能按照监狱的规定穿内衣,他还表示自己将进行无限期绝食,以彰显信念;在绝食进行到53天时,他还要求法庭不要对他提供任何治疗,医生恳求他进食,他却说自己的行为是在“遵从大天使加百列的命令”,并以基督自喻。

 医院随后诊断Muth出现严重饥饿及脱水症状,表示情况“极其危险”,当局表示有可能会强制他进食,不过Muth此时又主动恢复进食,并仍然向医生宣称他是伊拉克前首相亲自任命的高级军官。而心理医生对他的状况莫衷一是,有人认为他是真疯,有人表示他只是在装疯而已。但医院方面确定被告的身体状况过于虚弱,因此他不适合出庭受审。

 法庭决定被告病床上接受判决 陪审团最终裁定谋杀罪成立

 法庭最终决定由被告在病床上通过视讯会议参加庭审,这种情况在美国司法史上十分罕见,仅适用于十分特殊的案件,此前外州曾有黑帮人士出庭受审,遭同伙捣乱致庭审无法进行,法庭最终决定被告庭外参审的先例,但这在特区初审法院还是第一次。

 Muth的辩护律师向陪审团表示,被告并没有杀人动机,他的生活过得很好,而且妻子的死于他并无益处;这名律师是政府指派的公辩人,此前被告曾拒绝由其辩护,要求自辩,但因其无法参与审理,法庭仍强制由公派律师为其辩护。

 陪审团在接下来的两天内经过为期三小时的评议,最终于2014年1月17日一致裁定:被告Muth一级谋杀罪名成立。法官将于今年3月宣布本案判决。

 

相关案例报道:

假扮洛克菲勒后人混迹上流社会多年神秘多面男子今被认定谋杀罪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标签: 家暴 谋杀 绝食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