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铜业大亨之女亿万遗产“不予家人”惹争议,纽约检方介入调查遗嘱执行人罪行

法佑网  Staff Legal Reporter 报道

2011年11月28日纽约遗嘱检验法庭(Surrogate’s Court: County of New York)消息,二十余年来深居简出的Clark家族女继承人、收藏家、亿万富翁Huguette M. Clark在其105岁生日后不久在纽约辞世,她存世的远房亲戚向纽约法院提起诉讼,称掌管其生前财产的律师和会计滥用权力,怀疑这二人的职业道德,要求法院出面干预。目前纽约检方针对上述二人渎职的犯罪调查正在进行之中。

远房亲戚质疑遗嘱,要求担任财产核算人

Huguette M. Clark在1906年生于巴黎,其父为蒙大拿州铜业大亨William A. Clark,后者依靠金钱成为当时的国会参议员。Huguette幼年随其父住在纽约第五大道的豪华府邸中,在1963年母亲去世之后,她竭力淡出公众视线,最后的二十余年在纽约的Beth Israel医院度过。Huguette还是一名艺术品收藏家,其名下藏有多幅莫奈和雷诺阿的名画。她在世没有子女和直系亲属,而其遗产估计价值为5亿美元。

Huguette在2011年5月辞世之后,她的远房亲戚向纽约遗嘱检验法庭提交动议,称Huguette生前的律师Wallace Bock和会计Irving Kamsler“掠夺”了她的财富,属违反受托人义务;要求法院指派Huguette的家人参与遗产的核算。

两份遗嘱前后不一,对家人未提只字

争议的起因在于Huguette前后两份不相一致的遗嘱:前一份遗嘱立于2005年,将遗产中500万赠与长年服侍她的护士,其余遗产则留给她的家人;但在六周后,她又立下新遗嘱,将遗产中3400万美元赠与护士,1200万美元赠给教女Wanda Styka,50万美元留给律师和会计,没有提到家人,而遗产的主要部分将用于一家慈善机构推销她的藏画,这些收藏品将由律师和会计控制。Huguette的家人认为上述两人对她施加了不正当的影响。

Huguette的家人称,律师Wallace Bock其实一共只见过她本人两次面,而会计Irving Kamsler曾因向未成年人传播色情物品而被警方逮捕,怀疑这二人的职业操守;他们提到,Bock和Kamsler滥用受托人的权力,欺骗、剥削一名极其富有的老人并对她施加不正当影响,甚至控制她的起居,阻断她和亲戚的联系,这一切不仅违背了她本人的真实意愿,也使Clark家族的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律师称死者富于主见,一切事项均遵照其愿望办理

但律师和会计则明显有不同看法。早在2010年8月,Huguette的家人就曾向法庭提交动议,试图争夺她的监护权,动议中提到Huguette年事已高,双眼近视,生活不能自理,亦难以处理其财务事宜;亦提及会计犯罪被捕一事,认为Bock和Kamsler等人不适宜担任其财产代管人。

但Bock在答辩中指出他的一举一动均是遵照Huguette的真实意愿,提到这名老人虽然孱弱,但对于其个人事务十分清楚,她在Beth Israel医院一直受到最好的照料;与世隔绝的生活状态也是出于其本人意愿,她曾明确表示不愿接见任何在世的远房亲戚;她的隐私观念极强,Bock的前任律师曾为她服务二十余年,却一直未能与之谋面;Huguette的家人也举不出律师会危及她利益的事实证据;而将此事公开化,引发公众注意,则是她本人所最不愿意看到的。

Kamsler则称他在因犯罪事件接受调查之后,曾去信征求Huguette的意见,并提到法官称这不会影响他担任会计,Huguette同意了Kamsler继续为她服务。

媒体质疑律师等曾私下处置死者资产

不过,Huguette的家人此番递交的第二份动议,继续引发一系列尖锐问题:她是否真的立过遗嘱?她是否知道自己最爱的一把斯特拉迪瓦小提琴和一幅雷诺阿被秘密地卖掉了?她是否确实将1000万美元赠给了友人?她在各地购置的多处房产均长年闲置,是否出自本人意愿?种种疑问不一而足。

2010年的监护权争议最终被法院驳回,而这一次Huguette家人提交的动议是否能得到批准,依旧还是一个谜。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